關於部落格
Blaz Blue 只今應援中。目前以Ragna、Jin、Rachel三人為中心持續更新中。
  • 23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無雙OROCHI 》< 佐吉與子桓 1 > ( 三成x曹丕 )






無雙OROCHI < 佐吉與子桓 1 >



這裡是魔王遠呂智所融合出的異世界中的某個合戰場,在這世界其中一大勢力的曹魏軍團
似乎是在和此地某勢力進行戰鬥,並且將兵營設置在此。

曹魏的士兵們似乎是因為合戰結束,個個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並且放鬆著心情在營區
喝著酒交談。

但是……卻有個人心情放鬆不下來,在這異世界的戰爭因緣際會成為曹魏的軍師,
來自戰國時代的石田三成。

在點著暈黃蠋光的主將帳篷內,石田三成正拿著傷藥及紗布坐在舖在地上的睡墊邊。
他的表情相當凝重,像是害怕碰到傷患的傷口似的,他的動作顯得相當輕柔很多。

「曹丕……你還好嗎?要是手舉不起來的話就先別逞強了……」

「我沒事……只是有點……!痛……!」

躺在那裡的是曹魏的太子 ~ 曹丕子桓,帶領魏軍參加這場合戰的總大將,他穿著就寢時的
單衣,表情痛苦地喘著氣。

露出半邊的肩膀似乎是受了蠻重的傷,雖說是已經止住了血……但那肩膀若是被稍微碰一下,
還是會讓他痛得咬牙切齒……

「曹丕……」

三成的眼眸垂了下來,他先是替曹丕的傷口塗上了止痛藥,隨後這樣責問著自己。

『我怎麼會犯下這樣的錯誤……?居然會讓曹丕從我的視線離開……!要是我早點發現敵人的
伏兵,應該就不會讓他受到這樣的傷了…… 』

像是在責怪自己似,三成緊緊握住了拳,他的思緒飛到了合戰當時的狀況……





就在不久前,他與曹丕達成了離反遠呂軍復興曹魏的計劃,並且像是回應眾人期待似的,
傳聞已經死去的曹丕的父親 ~ 曹操孟德也在魏軍一度陷入苦戰的山崎之戰中復歸。

最後的目標就只剩下前往遠呂智的居城~古志城打倒遠呂智,讓這混亂的世局恢復原有的秩序。

為了做好完全的準備,曹操便任命了三成和曹丕到古志城附近探查地形,以便做好佈陣的規劃。
若是正好有敵軍在附近,就進行奇襲戰,藉此重挫遠呂智軍的士氣。

一開始應該是相當順利的,但是在戰鬥進行途中,似乎是已經預見到魏軍會前來奇襲的事。
原是曹魏的軍師,在這回異世界的戰爭中成為遠呂智旗下的司馬懿仲達帶著伏兵出現在戰場。

因為狀況實在太過突然,曹丕心想既然已經沒辦法避免這場亂戰,於是便下了正面迎擊的命令。
他將指揮權暫時交由三成,自己則是帶了少數的兵直接朝司馬懿所在的敵本陣展開突擊。

「對方既然都已經預知到我軍來奇襲的事,那他們一定也已經設好陷阱等你自投羅網了啊!
哪有總大將會把指揮權轉交給軍師,自己朝敵本陣衝的!?這個大笨蛋……!!」

三成怒氣沖沖地先是把迎面而來的敵軍全部用援護射擊及他本身擁有的特殊技擊退,
隨後便一臉像是惡鬼上身的形相直朝曹丕前往的敵本陣全速衝刺。

「全部都滾開!你們這群垃圾!要是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給我讓路出來!」

三成拿著鐵扇~嘉瑞招福邊揮邊衝並且全身滿是濺回的血,那像惡鬼般可怕的形相嚇壞了
遠呂智軍的士兵。
眾人看到三成那樣子,被震懾得連直接迎擊的士氣消失殆盡,全部都丟下武器落荒而逃。

在確認已經沒有阻礙,三成便直接一腳踹開了敵軍本陣的布廉,拿著鐵扇直接衝了進去。

「曹丕!你沒事吧!?有沒有受……」

三成的話還沒說話,就看到曹丕按著肩膀跪倒在地,並且地面漸漸開始被從肩上滴下的血染紅。

「曹丕……!?」

一看到這景象三成因為太過震驚,整個人就那樣呆然地愣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你來晚了一步,石田三成。」

司馬懿一臉得意地揮著手中的黑羽扇,眼神充滿惡意地看著三成。

「你這個自認為是軍師的凡愚,大概也沒想到說我司馬仲達會設下陷阱等待你們自投羅網吧?」

「是你把曹丕給……?你明明就是曹操聘請來教導曹丕的老師……為什麼還對他下這麼重的毒手!?」

聽到三成這話,司馬懿只是嗤之以鼻的回了一句。

「哼?聘請?你這話會不會說得太好聽了吶?那根本就不是聘請,而是脅迫!
我可不是心甘情願的為曹魏效命吶,那個人材收集狂可是還威脅我要是不出仕,就要滅了我司馬家。」

像是對曹操及曹魏全體抱有極大恨意般,司馬懿一臉不削地繼續說了下去。

「而且更讓我可恨的是……他指派給我第一個工作居然就是擔當這個任性太子的家教!
你可知道我厭惡這小鬼到什麼程度嗎?光是看到那張像他父親的臉我就想吐……!
但我卻又得裝做什麼都沒發生,裝成一個盡職的老師樣子傳授他學問……!」

「你……!」

三成緊握著拳瞪著司馬懿,司馬懿像是無視三成存在般的,逕自走向了無法動彈的曹丕。

「反正我和曹子桓這小鬼的因緣今日就到此為止了……就由我來親手殺了他,順便當做這是對曹孟德的報復!」

「仲……達……」

像是還不願置信般,曹丕一臉茫然地看著舉起了黑羽扇的司馬懿。司馬懿只是冷冷地看了曹丕一眼。

「還真是可惜吶,子桓大人。我其實還蠻喜歡聰明的人,就算是像您這種個性彆扭的小孩,
我也會誠心誠意地將學問傳授予您……但您實在是和您那個可恨的父親曹孟德太像了吶!」

司馬懿的嘴角露出了冷酷的笑,黑羽扇前端這時也發出了暗紫色的光點。

「消失吧……子桓大人……!」

就在黑羽扇前端的光點越來越亮,正要對曹丕放射出光線時,突然有個東西朝司馬懿耳邊掃了過去!
雖然是沒直接正中司馬懿的顏面,但是他的臉上卻被那銳利的餘波劃出了一道傷痕,濺出了血花。

「什麼!?」

司馬懿把視線朝那東西方面看了過去,那是三成的鐵扇~嘉瑞招福,正筆直地插在司馬懿身後的柱子上。
從那柱身瞬間爆裂出大洞的程度就可以看出那投擲的力道有多大。

身後像是聽到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司馬懿將視線轉回了原本的位置。
三成正低著頭一步步朝著司馬懿走近,而且他的背後似乎隱約可以看到有黑色的火燄在燃燒。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石田三成!?」

因為三成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實在是太過嚇人,司馬懿不自覺地倒退了一步。
看到三成走了過來,雖說身上的傷實在是讓他很難受,但為了不讓三成被捲進與司馬懿的戰鬥,曹丕以虛弱的聲音喊著……

「三成……你不要管我……快回去……!」

不過三成並沒有因為曹丕的話止步,他這時抬起了頭,那是一張被憤怒支配而扭曲的臉。
橘紅色的眼睛散發著殺氣直視著司馬懿,並且從三成口中發出了平常他絕不可能會有的陰冷語調。

「你不要阻止我……曹丕,今天我說什麼都要宰了這個光是看到臉就讓我想吐的人渣……!」

「人渣?你這傢伙憑什麼說我是……嗚哇!!?」

話還沒說完,三成便直接朝司馬懿的臉上狠狠揮了一拳,這一拳將他給揍得在地上滑行了
一段距離才停止下來。

「怎樣啊……司馬懿?被人像出氣沙包揍出去的感覺如何?」

三成不知何時已經走到滑行出去的司馬懿旁邊,並且以那尖銳的鞋尖又踹了司馬懿一腳。

「咳……!石田……三成……你……!」

「哼哼……很痛是吧?不過你這算什麼?曹丕受到的傷一定比你更痛……!」

三成從腰上抽出了另一把鐵扇,全長85公分但是殺傷力比嘉瑞招福高上數倍的志那都神扇。
相對於背後熊熊燃燒的黑色烈焰,三成的臉上帶著陰冷的笑,對著正想爬起的司馬懿說道……

「傷害曹丕你就也得付出相對的代價!司馬懿。給我坐在那裡不要動……我馬上就讓你看看什麼是地獄!」

 


「什……!?怎……怎麼會……!?嗚哇啊啊啊啊-------!!!!!!!!!!!」

就在三成這憤怒加乘的攻擊下,司馬懿連防禦都來不及的狀況下,
隨後就這樣被從志那都神扇上放出的大範圍光線給直接轟飛了出去……




三成將思緒拉回了現在,專注在曹丕傷口的消毒與包紮。

就在將司馬懿給擊退後,確定遠呂智的士兵們在司馬懿敗退的同時也全部撤退之後,
他便抱著因為傷口的劇痛幾乎是沒辦法動彈的曹丕火速地衝回了本陣。

雖說並不是什麼致命的傷害,但是從那受傷的程度來看,曹丕可能會有一陣子沒辦法上戰場作戰。
一想到是自己沒提早發現伏兵跟勸阻曹丕進軍敵本陣,而讓事情變成這樣……三成的臉又沉了下來。

『都是因為我計算失誤才會出這種難以挽回的差錯……這下子事情真的會變得很麻煩了…… 』

明知道這是危險的任務,在出發前他卻還很有自信的對曹操拍胸脯保證,絕對會跟曹丕安然無事的回去。
而且一定會提早擬定好作戰的計劃……一想到這,三成不自覺地掩住了臉。

『早知道就不該把大話說在前的……這下我哪有什麼臉去面對曹操老爹……』

像是發現到三成的臉色不好似的,曹丕出聲這樣問著三成。

「三成……?你是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啊?沒、沒事……我只是在想事情……」

雖然三成沒說出來,但是曹丕從他的眼神就已經讀出了三成正因為不曉得該怎麼向曹操交待而煩惱著。

「如果你是煩惱說父親他會因為這樣對你問罪的話,這你大可不用那麼自責。
那並不完全都是你的錯……會變成這樣身為總大將的我也有連帶責任,到時候我也是得跟你
一起扛的,因為指揮不當而讓全軍陷入危險……」

「可是……!要不是因為我沒提早發現敵人的伏兵的話……!你就也不會……!」

三成本想繼續說下去,曹丕伸出手指停在三成唇邊阻止他的道歉。

「你沒必要道歉的,三成。在復興曹魏那時我們不是有過這樣的共識?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
一起承擔的嗎?你為何要把責任全都讓自己去扛呢……?」

「曹丕……」

「既然是我選擇你成為我軍的軍師,那就表示我對你的判斷及策略是完全的信任。
所以要是出了狀況,我這個大將也有必要一起扛起重任,而不是把失敗的責任全都丟給你……嗚……!」

「曹丕!」

似乎是因為傷口傳來的劇痛,讓曹丕忍不住又按住了手。三成先是把快要軟倒的曹丕扶了起來,
以相當擔心的表情說道……

「你還是別再說話了,把藥上完後你就趕快先躺著休息吧?」

三成一邊說著,一邊慢慢把紗布纏上了曹丕的傷口。再次確認傷口包紮好後,三成便輕輕地
將曹丕放下了睡墊。

「總之在你傷完全治好之前,你的工作我會一併替你做完。你就什麼都別想……先好好專心養傷。」

想到還有一些戰後的事情要處理,三成便拉起了主將帳篷的布廉準備朝外走去。
他回頭望著睡墊上的曹丕,這樣問著……

「待會事情處理完後我一定會馬上回來,你有沒有特別想要吃什麼?曹丕?
如果有想到的話,現在就說出來,我待會就吩咐負責煮飯的士兵們把東西給……」

像是說不出口,曹丕為了不讓三成看到他的表情似的把臉埋進了被窩,在沉默許久後小聲地
說出了一句話。

「我想要吃你煮的飯……三成……」

「啊?」

三成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聽錯,他又走回了曹丕所躺的睡墊邊。

「曹丕……你剛剛說了什麼?」

曹丕把埋入被窩的臉抬了起來,帶著有些彆扭的表情對三成說著……

「有需要再說一遍嗎?那麼我就再說一次……我想要吃你煮的飯,三成。」

三成的表情瞬間硬直了一秒,他像是為了要再確認而向曹丕又問了一次。

「我煮的……飯……?我應該沒有聽錯吧?」

「你沒有聽錯,三成……」

一聽到這話,三成差點整個人暈倒,他先是按著額頭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對曹丕這麼問道……

「等……等等!曹丕,我現在在魏軍的地位應該是軍師而不是煮飯的士兵,並且軍師的工作應該
就只是負責指揮作戰,沒錯吧?」

「是這樣沒錯……」

看到曹丕一臉正經的回答,三成忍不住開始抱怨。

「既然是這樣,那你為什麼要我去煮飯?而且現在這狀況應該不是叫軍師進廚房的時候……!」

三成的抱怨似乎被徹底無視似的,曹丕用了像是命令般的口氣說道……

「三成,我以總大將的身份命令你……待會馬上去煮。」

「我拒絕!要是你不講出個讓我可以接受的理由,我絕對不去!」

就算動用總大將的身份去命令,三成的態度依然還是相當強硬,不肯退讓。
曹丕先是沉默了一下,隨後講出他一直不太願意直接對三成說出的理由。

「因為你養母寧寧夫人說過你煮的飯很好吃……還推薦我要是有機會的話就一定要……」

為什麼寧寧夫人會跟他講了這麼多餘的事……!三成心裡這麼罵著,邊按著額頭儘量別讓自己暈倒。

「就因為這理由……?所以你才要身為軍師的我去廚房……?」

「不行嗎……?」

「當然不行!我現在可是連你的工作都得一起做啊!而且我待會還有戰後的善後工作跟送回
曹魏的傳令書要等著……!」

三成正想繼續說下去,卻發現曹丕的臉沉了下來……露出了像是被刺傷的表情。

「喂……曹丕……」

曹丕沒有回答三成的話,他逕自將臉埋進了被窩轉過身去。

「……」

該不會是鬧彆扭了吧?三成心裡這麼想著,隨後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曹丕。我為你煮就是了。你就別再露出這種表情了……好嗎?」

雖然沒說什麼,但在聽到三成這話後,剛才那像是受傷的表情從曹丕的臉上徹底消失,
他露出微笑回望著三成。

『還真的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吶,這個任性的太子殿下…… 』

雖然實在是很不想進廚房煮飯,但想到曹丕會受到這麼重的傷,也是因為自己判斷失誤的緣故。

『不管怎麼說,曹丕會受傷這我也有連帶責任,至少也要為他做些補償的事…… 』

一想到這,剛才心裡那不快的感覺似乎是消失了,三成先是在曹丕身邊蹲了下來,
隨後他伸出手撫著曹丕那散發著伽羅香氣的長髮。

「不過這頓飯可能得花點時間才能做完吶,你可以等嗎?曹丕?」

似乎是三成這動作有點直接,曹丕先是用袖子遮著自己有些發紅的臉,隨後點了點頭。

「是嗎?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待會處理好事情後就直接到廚房去。」

三成再次地走向了主將帳篷的布簾前,他回頭望著曹丕說道……

「不過你最好別抱太大的期待,在我當上豐臣家五奉行後就已經有好一陣子已經沒下廚了。
大概做出來的東西會跟寧寧夫人所說的味道有差吧?」

聽到三成這話,曹丕先是笑了,隨後他對三成這麼回應。

「還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吶,三成。你認為我會對你做的東西挑剔什麼嗎?」

「那可難說,我可沒自信說我做的平民料理會合對食物做出許多評論的文帝陛下的胃口吶。」

三成拉起了布簾,在踏出前說出了這句話。

「雖說不曉得我母國的料理到底合不合你的胃口,不過我會認真的把這頓飯做好。
你就耐心的等吧,曹丕。」

隨後三成便離開了主將帳篷,前往其他將領所聚集的地方招開了軍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